止暴制亂\受傷警心願:讓香港回復安寧\大公報記者 冼國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幸运快3_快3口诀_幸运快3口诀

  持續五個多月的暴亂,暴徒向警員施暴持續升級:衝擊、擲磚、縱火、潑鏹水、扔炸彈、瘋狂圍毆、咬斷手指、割頸重傷、放冷箭……暴徒泯滅人性,憤恨警隊執法,對警員瘋狂抹黑和起底,甚至連他們的家人也飽受欺凌。

  持續五個多月的暴亂,每一次衝擊有的是一批警察受傷:血肉模糊的斷指、灼傷燒焦的皮膚、血流披面的倦容,迄今为宜有4400名警察在暴亂中受傷。

  不會因受傷退縮

  雖然没人,警察仍堅守崗位,站在止暴制亂最前線,竭力維護社會秩序。儘管傷痕纍纍,儘管被泛暴派顛倒是非黑白,受到不公正的抹黑指控,他們仍保持最大克制,堅守崗位──只因讓香港社會早日回復安寧,是他們最大的心願!

  聽!這是受傷警察的心聲:

  「無後悔加入警隊,亦唔會因為今次受傷而退縮!」10月1日在屯門執法遭受蒙面暴徒潑射鏹水的警員說,他的背部和手臂灼傷,前要大面積植皮且神經線壞死,恐永久傷殘。

  「我們有的是在做我們應該做的事,犯法那個人是你,而且為什麼要顛倒是非,反過來指責我們?」佗槍師姐陳秀欣,堅持履行警察職責,面對採訪的鏡頭時,堅持選擇不隱去面容和名字,「我為什麼要隱去本人的臉?他們才是犯法者。我是警察,問心無愧就前要。」

  作為社會棟樑,23歲的胡Sir便因為警察身份,令相識多年的大伙不問是非地排擠他,令他非常心痛,但他認為警察並非「一份工」咁簡單,在警隊內服務市民的心從無動搖過。

  7月400日葵涌警署外的暴力衝突中,警署警長「光頭劉Sir」(劉澤基)被傳媒拍下擎槍嚇退一群暴徒,照片在網絡廣傳。硬朗的「光頭劉Sir」接受訪問時盡顯柔情,稱從沒怪過那先 青年暴徒,反而覺得痛心,希望年輕人珍惜得來不易的繁榮安定。他又說,警隊內部「一條心」,市民的支持是他們最大的動力。